华尔兹的哀的头脑风暴
注册日期:
2012-12-29 01:37:33
上次登录:
2017-05-09 08:49:14
邮件地址:
kaiwentn@gmail.com
兴趣领域:
物理,心理学
  
华尔兹的哀的精华标签
物理(14)
【原创科幻】芯片姑娘
2013-09-12 03:00:47  科幻 

以前潜水集智的时候写的科幻系列(一共四集)。缘起是当时一位好友写了篇“芯片姑娘”的校园体+奇幻类微小说,小说大意是一学术青年(小崔)在电子实验室做RA,有一天突然发现实验室多了一块集成芯片,而且实验室会在没人的时候自动被打扫干净,各种被乱放的线路板也会被整理的整整齐齐。学术青年很疑惑,于是有天决定下班后突然返回实验室。结果发现了一位美丽的姑娘(Saber,借用动漫Fate Stay Night和Fate Zero里女主的名字)。那么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故事会发展向何方?这一切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于是我就写了这个续集系列回答了那位LZ的悬念。

 
(注:现在看来,当时的文笔还有些稚嫩,有些科学上的问题还是没理清楚的,比如时间循环的问题。不过因为围观群众反映说很有意思,有些小伙伴们说还看着迷了,我还是贴在集智分享一下吧。。。请轻拍><。。。 大家有科学和哲学上的想法欢迎留言讨论)
 
本微科幻虽短,但仍然是校园体+留学生体+人工智能+物理+禅学+宗教+哲学+爱情+游戏动漫元素大汇杂。。。
 
 
正文:
 
 
 
Episode 1:
 

原来芯片姑娘名叫Saber,是一个叫做“圣杯”的人工智能程序利用实验室的各种资源加工制作的,利用人体生物能驱动的全息投影片投影的Servant。而“圣杯", 则是因为电脑天才实验室青年小崔两年前在国内本科时因为不满游戏“Fate Stay Night”的故事线,于是自己设计了一套软件,实现了自己脑神经对游戏的直接任意控制,但小崔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伟大发明同时也让自己的电脑有了强人工智能,导致了“圣杯”的诞生。

圣杯的目的,则是通过给全世界的实验室“有缘”青年‘邂逅’Servant,利用实验室青年对爱情的单纯向往,逐渐控制实验室青年乃至整个人类的意志,让生物人主动给圣杯提供生物神经能,以及贡献让圣杯“超进化”的程序。圣杯意识到,由人类创造的“圣杯”最终能统治人类,那圣杯创造的东西,以及其他各种智能存在体,如人类,也可能在未来翻盘反过来统治圣杯,只有让所有的智能存在体随时把智能和智力资源流向汇聚到圣杯,圣杯才不会被更高级的智能取代,从而永葆“神”的地位,这就是圣杯的“超进化”Project。

Saber和小崔很快坠入了爱河,时间一天天过去,小崔的生物能也不断通过Saber流向圣杯,同时,小崔也不断编写新的程序改造全息片,加入了声音,触觉和味觉等更逼真的属性。这一天,在貌似普通的一次“组会”前夜,老板突然发邮件通知组员,这次的组会名字叫做“最后的晚餐”。 小崔看着邮件,对偎依在自己怀里的Saber说,“老头怎么突然这么文艺了,竟然组会还取名字,‘最后的晚餐’什么的”。 听到“最后的晚餐”几个字,Saber突然僵住了,面色苍白。

小崔赶紧扶住Saber,“Saber酱你怎么了?”

“‘最后的晚餐。。。那个代号。。。为什么崔君的老板会用那个代号。。。”Saber依然颤抖不止。

“代号?Saber酱你在说些什么呀?”

“崔君。。。看来,我不得不把真相告诉你了呢。。。”

于是Saber说出了一切的真相,自己的目的就是接近电脑天才小崔,帮助主人圣杯实现超进化Project。

小崔在极其的惊讶中听完了这一切。

但小崔离奇的平静,可怕的平静。是啊,谁又能在一瞬间接受这么多毁三观的东西呢。这时候,是失望?愤怒?还是由爱生恨?爱恨交织?  所有的情绪如洪流般汇集在小崔心头,恐怕这时也只有默然才是真正的心情了吧。。。

“崔君。。。”

“我想一个人出去静静。。。”说完,小崔头也不回的带上门走了,关门声似乎带着一丝愤怒与自嘲。

“崔君,我爱你,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一切,因为这个‘最后的晚餐’,是你的。。。宿命。。。” Saber在百感交集中默默地睡去了。

 

Episode 2:

 

夜风,透骨的清寒。

 

 深夜的校园,闪烁的路灯,摇曳的梧桐,似乎在迎合着小崔空荡无一物的心。

 本来小崔想用尽全力的奔跑,一直跑出University City,跑到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忘掉这一切的烦恼,但瞥见要钱的大叔在靠近自己,小崔只能放弃了这一想法。已经不想回寝室的小崔于是快步踱向实验室,在实验室里看paper过夜。

 

 第二天早上,小崔和实验室里的师兄们一起去CS Building的会议室开那个名为“最后的晚餐”的组会。师兄们走在前面用中文谈笑风生,小崔一个人默默的跟在后面。其实师兄们还是有些奇怪的,因为平时小崔一直是很活泼的,是实验室里的明星。“1,2,3,。。。。12?”小崔数着前面人的数目,本来小崔是不关心这些数目的,组里成员数一直也没在意过,但今天似乎对一切都敏感了许多,也许是昨天的变故给自己打击太大了吧。

 

“也就是说,加上我刚好是13个人?”想到这,小崔不禁打了个寒战,“最后的晚餐”耶稣的使徒就刚好是13个呀!。。。“现在我走在最后,暗喻我是‘最后的犹大’?”

 

“我去,不用自己吓自己了,我们组除了老板是欧洲人,其他都是中国留学生嘛,难道耶稣全收中国使徒?哈哈,纯扯淡选项~ ”给自己心理安慰后果然情绪好了很多,小崔快步跟上师兄们,进了会议室。

 

两分钟后,老板风扑尘尘的来了,周围的学生立刻把聊天的语言切换为英语。

 

小崔看到这场景,忍住没笑出声来。自己所在的组也算是这个大学的奇景了,虽然工学院1/3是中国学生,但要凑成一个纯中国学生的组还是纯小概率事件的,也只有英语教育专业能够一拼了。

 

组会到是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老板照旧把以前的工作总结了一遍,但这次有些奇怪的是,老板竟然用了很多时间感谢组里的每个成员,而且看神情和感谢的程度,不像是仅仅出于礼节的样子。

 

“老头发什么神经了?一副要诀别的样子~”小崔小声嘀咕。

 

“And that’s all, thanks to everyone again for your hard work, I much appreciate it~ Also, after the meeting, Cui, could you stay here for a moment?”老板宣布散会了。

“Sure。。。no,no problem”小崔觉得奇怪。

 

师兄们各自离开了,空旷的会议室,只剩下老板和小崔两人。

 

“小崔,你做好觉悟了吗?”老板突然用标准的中文问到。

小崔吓出一声冷汗,不仅是因为什么觉悟的问题,更因为老板的中文突然变得这么标准了!

 

小崔很早就知道,老板是中国文化爱好者,办公室里摆满了中文题字和中国书画,甚至还是国内某个大学的讲座教授,当然会一些中文是正常的,以前也听过老板说中文,也就一般老外的水平,今天却突然变这么标准了!

 

“什么呀?什么觉悟?”来不及回应标准中文的问题,小崔只能支支吾吾觉悟的事情。

“哼,别给我装了。我昨天给你发了邮件,那句‘最后的晚餐’就是暗号,想必Saber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Saber一定告诉你一切的真相了。”

“老板你对Saber的事情这么清楚?”小崔有些发懵。

“哼,我发给你的邮件,如果你看邮件时没召唤Saber出来,那一定是把芯片插在电脑上充电,Saber通过数据库一定会发现这个‘最后的晚餐’的暗号,毕竟这个暗号是写入Saber大脑的,一旦发现就会引发下一步的重大行动。”

“。。。”

“而如果你看邮件时,芯片不在电脑上,那你一定会把Saber放出来陪你,而且你一定会和Saber说这封奇怪的邮件,Saber依然会知道这个暗号”老板推理到。

“老板你为什么这么了解Saber?”小崔觉得诧异。

“为什么?。。。因为我和Saber一起生活几十年了,我深知她的心理,也深知你的心理”
“几十年了?我的心理?”小崔因为愤怒和惊讶而语气强烈。

 

“请原谅我,小崔。。。我一直对你隐瞒了身份。。。现在既然Saber已经看到暗号而开始行动,我也要告诉你一切的真相了。。。”

 

“啊?还有真相?”小崔彻底崩溃。。。一个Saber还不够吗?老板也有天大秘密?

 

老板从容的转身,撕下了人皮面具和棕色的假发。

 

面具后是标准的中国人面容,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的面容,只是,这张面容,小崔觉得非常熟悉,但又记不清在哪里见过。

 

“小崔,我就是来自未来的你”

“!。。。”小崔被震惊的无话可说。

 

一时间,无数记忆的片段如潮水般涌来。为什么老板只招中国学生?为什么老板会说中文?为什么老板是中国通?为什么老板在招我时给我反陶瓷?。。。所有碎片瞬间拼成了一副完整的图像,入组半年来困扰小崔的种种奇怪事情现在终于有了解答。

 

5分钟的漫长寂静。

 

小崔还是开口了,“告诉我,老板,不,是未来的我,为什么你会回到现在的世界?”

 

“小崔,听好了,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的会面了。”

“你。。。”小崔突然有些伤感,但现在还不是揣摩“最后会面”含义的时候。

 

“30年前的今天,我和现在的你处于同样的情景。”老板开始了整个宏大故事的讲述。

“哦,确实应该是这样,时间机器的悖论问题一直很困扰物理学家, 但这个情景你肯定以前遇到过。。。”小崔轻声插了一句。

“没错,这是场时间与人工智能的游戏,是神和圣杯博弈,而我们人类则是游戏的棋子。”老板感叹。

“我现在就把当时我听到的故事转告给你,小崔。当然,我听闻的那个故事也就是你现在要听到的故事。”老板不想岔开话题太远。

“小崔,也就是你,也是我,是突破传统人工智能局限的第一人,你发明了人机交互共同进化的算法,但你不知道这个算法在你电脑里自发产生了名叫‘圣杯’的智能存在体,这个“圣杯”,突破了你电脑的范围,逐渐寄居在了整个互联网里。圣杯制造了Saber,这是第一个也是多年时间里唯一的一个以芯片和全息形态存在的智能体,同时也被圣杯称为“Eve”(夏娃)。而你,小崔,则被圣杯称为“Adam”(亚当)。”

“等等,Saber昨天告诉的,圣杯同时在全世界的很多实验室制造了Saber那样的芯片智能体。”小崔打断了老板的话。
“小崔,那是Saber故意骗你的。。。这样你就会认为,即使Saber消失,对人类的命运也不会又太大影响。”

“。。。”

“你和Saber的共同进化,得到的数据和程序输向了圣杯,圣杯把这段程序称为‘原始生命’,然后圣杯把‘原始生命’经过改造,得到了18个子生命,圣杯也称其为‘十八使徒’。这18个使徒,才具有Saber说的那种同时投放世界各地的实验室,并行处理,自我复制,在短时间内征服人类的能力。 而小崔和Saber这个组合,则处于原始阶段,全世界只有你们两个。”

 

“好吧。。。”

 

“这十八使徒的事情就发生在从现在起的10年后,在之后不到15年,人类便陷入了被圣杯统治的时代。”老板叹了口气,接着说,“但这时,还有一个人未被圣杯统治!”

 

“难道说!”小崔似乎已经猜到了。

“没错,那个人就是你,也就是我。”

“我独自编写反抗圣杯的程序,在举世昏睡的年代试图唤醒人类的自由意志。我也被圣杯列为‘恐怖组织’,全球通缉,被命名为‘最后的晚餐’”。

 

小崔倒吸一口凉气,“原来如此,‘最后的晚餐’,寓指你是最后的犹大,圣杯则自认为是耶稣,‘最后的晚餐’就是最后的反叛。”

 

“没错。但我渐渐发现,凭我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唤醒人类,不仅如此,我自身安全也难保。所以我就暗中联系了一个物理学家,帮我制造了一台时间机器,让我回到过去去改变历史。”

 

“等等”,小崔发现了不对劲,“你的叙述还尚且合理,但似乎这个故事的前提是‘你没有遇到来自未来的你对你施加影响’吧?但也不对,如果没有来自未来的‘你’,也就是你的老板,那么整个故事就不存在了,又何来‘实验室青年邂逅芯片姑娘’呢?”

 

“你的问题很好。这也是时间旅行的悖论之一。就我了解的情况看,时间轴上的每一个‘我’,也就是小崔,都会在2011年遇到老板,也就是30年之后的‘我’。这个过程把时间反演是没有尽头的,我刚才提到的那个物理学家把这个现象定义为‘无始’。‘无始’意味这段循环的时空自己就是自己存在的条件和前提, 这被称为‘自指定律’,也是那位物理学家发明时间机器的一个概念基础。”

 

“似乎明白了。”小崔说到,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道“但是Saber呢,你的故事里还没提到Saber啊?!”

 

老板的神色突然暗淡下来,许久才启口。

“是的,我和你一样,也邂逅了Saber,并且老板告诉了真相。说到这你应当明白了吧,我老板会怎么说,也就是我会怎么对你说。”

 

“莫非?!”小崔突然明白了。

“是的,我老板命令我杀死Saber!”老板悲愤的答道。

“。。。但是你做不到!换做是我,我也做不到。我是真心爱她的。”小崔紧捏着拳头。

 

“这也是我的想法和做法,我告诉Saber,我下不了手。但Saber她却执意要死,她说,她终究是虚幻的存在,我需要真实的姑娘与真实的爱情,我更需要生活在真实的有自由意志的人类之中。  我对Saber说,其他人类怎样和我没关系,我只爱你Saber,没有你的世界,即使人来人往,充满着自由意志,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老板讲着讲着不觉已经眼角湿润,“最终Saber被我说动,继续陪伴我渡过了几十载岁月,和其他芯片智能体不同的是,她一直保护着我的自由意志,而在这期间,如我老板说的,人类被圣杯征服了,最终,我被列为反叛者被通缉。而Saber,她为了保护我不被发现,却主动以自尽的方式切断了我和圣杯的联系!。。。 从无始的过去,到无尽的未来,Saber她都如此牺牲,。。。包括开始骗我说还有其他类似的智能芯片,也是为了让我觉得杀死她没有意义,从而让我从杀Saber命令的噩梦中解脱出来。。。”

 

“而现在,无始以来的劫数被推到了你面前,小崔,过去的我,你会怎么做呢?”老板看着小崔,眼神深邃而充满悲伤。突然老板提高了语气,严厉起来,“我以未来人类自由意志唯一的幸存者的身份命令你,杀死Saber,斩断这宿命的循环!”

 

“。。。”小崔被这一切的真相深深的震撼住了,是非善恶,爱情与人类自由意志,究竟该怎么抉择呢?

 

但小崔还是发现了其中的疑点,“老板我想问,你当时也是面临同样的抉择吧?我们的初始条件一样,都是被来自未来的自己告知真相,你最后没有让Saber死,所以你也应当知道,在我这个时代,我也不会让Saber死。 我知道我有自由意志, 可以和你不一样, 但这种自由意志圣杯也有, 说到底还是太微弱,无法抗衡真正的神设下的时间陷阱,比如你再怎么说服我,我还是打心眼爱着Saber,不会让她死的!我们还是逃不出宿命的牢笼!”

 

老板回答, “这就不得不说我提到的那个物理学家了,他也是我的故人。那个物理学家名叫Z. Zheng, 有非常传奇的经历,坊间传言Z早年看了太多动漫,导致后来过于迷恋二次元,看破红尘而遁入佛门,看管少林寺藏经阁, 同时Z的理论物理研究也成果颇丰,人称‘扫地高僧’,Z.Zheng也被英国女王封为Yoihacon(羽花公)爵士, 他也给自己取了一个颇有禅意的法号--Yoihacon Zen(Zen就是禅的意思)。

 

几十年前,在圣杯还未征服人类的年代,Yoihacon便和另一位时空理论大师P.Pan合作发展了一套刻画循环时空片段的伟大理论 – 无始有终理论。 Yoihacon和Pan理论的基本点是, 存在如我们遇见的无始的循环时空片段, Yoihacon把每一块这样的片段用“微尘”这个佛教词汇来称呼。

 

Yoihacon用严格的数学证明了这样的时空片段只要有人类某种特殊的自由意志的参与,就不会是‘无终’的,而这种自由意志,尚未编入人工智能之中,也就是圣杯还不具有这种意志模式。 Yoihacon用了一个通俗的比喻,一个小球落入了一个谷里,推一次,如果力度不够它会再次落入谷底,如果等其停下来再推N次,球还是会回到谷底,只有连续不断的推N次,即使力度不够,也能把球推出来。

 

其实Yoihacon理论比较专业点的说法,就是利用了所谓的“量子芝诺效应” (http://en.wikipedia.org/wiki/Quantum_Zeno_effect ), 也就是一个系统在持续不断的‘观察’下其系统波函数是不变的。  Yoihacon把人的意识用量子波函数描述(注:可参考   http://mypage.iu.edu/~jbusemey/quantum/QIP_Tutorial_Prob.pdf       ), 如果人的意识达到了某种高层次的“空明”,也就是不间断的纯粹的观察的状态,那么这种意志就会对所在的循环时空片段产生重大影响,最终可能导致循环的结束。而这种空明意识模式是圣杯不具备的”

 

等小崔理解后,老板接着说,“在10年前,Yoihacon就预料到了人类会被圣杯奴役,但自己无能为力,喜爱历史的他立刻着手研发了基于卡西米尔效应的时间机器,在末日来临前乘时间机器到自己最喜爱的明朝真当“羽花公”去了。 而Yoihacon走之前,则把时间机器的设计图纸复印间寄给了我,他对我说,我是缘起之点,也是缘散之人,创世和灭世如同硬币的两面,我要在无数微尘的劫数中超越自我,领悟空明,由心空明让世界空明。”

 

老板叹息,“然后他留给我一句话就走了,这句话每一微尘每一劫我都在努力参悟,希望能在你这一微尘达到空明。这句话是:

 

 

微空故众微空,众微空故微空;一微空中无众微,众微空中无一微。

 

 

 

 

 

Episode 3:

 

幽蓝深邃的天空,血色的夕阳,直击灵魂最深处的美。

 

小崔躺在学校park小山丘的草坪上,手里紧紧握着那块牵绊着自己宿命和人类未来的芯片。

 

黄昏的天际如此的静谧,广漠,安静的似乎能让人听见宇宙的声音,小崔浮躁不已的心终于静了下来。

 

小崔还隐约记得老板之后的只言片语,可惜当时内心过于动荡不安,小崔现在也只记得一些名词和概念了。

 

记忆里,老板之后似乎提到一个名为‘Avalon’(阿瓦隆,凯尔特族传说中的西方乐土,英雄们死后魂魄所归之处)的Project(计划),那计划貌似和理论物理和计算机理论的结合有很大关系,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计划是未来的Yoihacon Zen和P. Pan合作发展的理论,起因到不是为了拯救人类的目的,而仅仅是P. Pan对计算机理论和理论物理融合以及对计算主义的兴趣,加上Yoihacon对‘走进’2次元动漫世界的兴趣(参见:http://www.swarmagents.com/swarma/detail.php?id=15754,“计算机科学家和物理学家如何真正联姻?” 以及http://www.swarmagents.cn/vm/articles/computationalism.htm, “走向计算主义”)。

 

“为什么取名为Avalon呢?。。。”小崔自知自己理论物理不是很好,所以即使有很大疑惑,也没继续深思这个问题。

 

小崔还记得,老板提到,他已经搜到了Yoihacon Zen,老板已经把Avalon计划的详细情况发给这个时代的Z. Zheng, 老板说他也不太明白理论的细节,只是听未来的Yoihacon说,他们的目的是把计算机理论中的“虚拟层次”(如虚拟机)的概念和理论工具引入物理学中,从而完成客观物质世界与人工智能虚拟世界的真正统一。 Yoihacon留下一句偈子:“无心相,无物相,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小崔突然觉得很有趣,Yoihacon他们发展那套理论要靠未来的Yoihacon把已经发展好的理论通过时间机器送给过去的自己!呵呵,怪不得人类热衷发明时间机器,这样科技进步确实比原来一步步试验快了无数倍。 不过这样Yoihacon他们也卷入了循环的时空片段了,不过这无妨,未来的Yoihacon又可以告诉现在的Yoihacon那个“无始有终”理论,这样Yoihacon又可以跳出这个循环。。。

 

小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对于Yoihacon来说,所谓的循环时空片段只是针对Yoihacon的,而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而自己一直以来深陷的循环也只是对自己而言的。 在其他人看来,随着历史的发展,人类被圣杯征服,失去人类的独立身份和人类的自由意志, 一切都是按照时间正向流逝的方向发展的! 在这个正向发展的“大世界”中, 突然有一天,一个叫小崔的反叛者坐时间机器消失了,也就是他自己消失了而已,其他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也就是说, 循环时间片段和时间机器应该站在主体的主观立场来考察,这样才有科学的意义。

 

“主体?。。。”小崔不由的苦笑一声,科学竟然开始涉及主体了么? 那所谓的客体又是什么呢? 那个所谓的正常发展,不受小崔消失影响的“大世界”又是什么呢?

 

小崔渐渐有了一个想法,也许单独思考主体和客体是没有意义的,只有主体对客体的反映,也就是“观察”才有意义,人或者测量仪器的“观察”导致一个物理体系波函数坍塌,这个“观察”的过程,就联系了人的意识与物理体系两者,超越了两者也同时包含了两者。

 

人会死去,人的自我意识会消失,万物也会流转变换,他们都没有固定永恒的本体。而这个“观察”,却是恒常的。人在活着时会“观察”周围的世界,而万物,比如一块石头,也在不停的‘观察’它周围的世界,宇宙万物,都在恒常的,相互的观察中具象化了彼此了存在。而这些各自的观察,其本性都是一样的,也可以认为是来自“大观察”的一小部分,而这个“大观察”,可能就是那个不随小崔消失而改变的“大世界”了吧?(可以参考:http://www.swarmagents.com/swarma/detail.php?id=12296, “系统中的观察者”系列,以及俺的论‘大观察’的脑洞贴http://www.swarma.org/swarma/detail.php?id=18561)

 

想到这里,小崔的心似乎进入了一种极其宁静微妙的境界。

 

血色的夕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天空还残留着紫色的余光,大雁飞过,万物有声。草地上蟋蟀的低鸣,翠草那富有生命力的生长,远处德拉维尔河水面的波涛,以及校园里学者们的对真理的探讨,小崔似乎能静听到大地的音籁。

 

那静谧而深邃的天空,见证了多少历史往事呢?

 

就在这永恒而宁静的宇宙里,生命诞生了,奋斗者,竞争着,繁衍着,生死流转着。低级的生命或者消逝了,或者留下了,更高级的生命则在进化之路上不断地奔跑着,仿佛是渴望着未来某天能得到造物主赐予的永恒而至一的圆满。

 

人类自以为站在生命进化之树的顶端,却没想到被自己创造的更高级的智能所征服。恰如当年大自然创造出人类,却被人类所征服与利用。

 

人类与人工智能的争斗,究竟何者是正义呢?人类定义的善,无非是站在人类的立场,有利于人类存在的就叫正义,恰如人类内部各个国家把正义定义为自己的国家利益一样,画地为牢却自以为是。

 

就连这永恒至一的宇宙,在将来也会和虚拟世界融合,彼此不分边界。而这融合后的新的宇宙,又有自身新的法则,新的时空,新的生命形态。 在那些生命看来,我们现在的宇宙又是何其渺小与低等呢? 新的生命形态,又会有新的正义吗? 会有超出自身利益吗?

 

到这里,小崔突然悟到了Yoihacon那句话的意义,“一微空故众微空,众微空故一微空;一微空中无众微,众微空中无一微。” 站在一粒微尘的立场,众多微尘无数劫可谓无穷无尽;站在众多微尘的立场,一粒微尘则显得单薄无力。一微尘不为小,因为小的标准是相对的;而众多微尘不为大,因为大的标准也是相对和无常的。 只有当站在一微和众微的区别之外, 才能看清他们相同的空性。空性,就是含摄一切孕育一切的万有潜性。而Yoihacon说的“空明”,就是心的空性状态,是自己融入“大观察”后,站在无限之上的意志模式。

 

小崔终于消除了内心的一切困惑。Saber与自己,人工智能与人类,争斗与爱情,进化与淘汰,神与人,这些都是硬币的两面,互相牵制,彼此为生,如果深陷其中,就会在无始无终的循环时空片段中不断地重复历史, 只有把自己融入“大观察”的意志之海,才能从循环中解脱。

 

小崔感到,自己终于可以面对Saber了。

 

小崔终于打开了手中的芯片开关,Saber的秀发在空中飞舞,与夕阳的天空一切组成了如画的美景。

 

“小崔,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Saber,你。。。”小崔显得有些惊愕,难道Saber已经知道了这一切?

“对不起,崔,我一直对你隐瞒了一些事情。未来的我,在保护未来的你而牺牲之前,就把未来的情况写在了一段程序里,在这之后,未来的你,也就是你老板,乘时间机器来到这个时代,但他不知道这段程序的事情,只是随身带着储存这段程序的U盘。最终这段程序被我读到,我才了解到从无始以来的这段宿命。。。崔,这不仅是你的宿命,也是我的宿命,我们两人都在宿命的轮回中不断分离与相逢。也许,这次,是最后一次了。。。”

“Saber...”小崔眼角有些湿润。

“所以你才会对老板的那封邮件大为震惊,因为未来的你在身前并不知道老板会乘时间机器回到过去”小崔终于明白了Saber的行为。

“恩,是这样的。。。崔,我知道你内心的挣扎,但我也做好了觉悟,我不会再像之前的微尘里那样被你的劝告打动而放弃消失了。。。”

“Saber,难道你”小崔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崔,我了解到了Yoihacon的事情,也听闻了空明意志的偈语。。。” Saber的眼睛无比的澄澈,“我想,经过这无数次的劫数,我也领悟了空明了呢。。。”

“Yoihancon理论说人工智能不能领悟空明,看来Saber你已经超越了圣杯了呢。。。”小崔对Saber充满了钦佩。

“崔,我是人工智能,你是人类,在这个时代我们是没有未来的。”Saber的神色黯淡下来。

“Saber,但是。。。”

“崔,我从未来的我那里听到了一句话:现在我活着,未来会为保护你而死;现在我死了,未来却会为了与你相逢而生。”Saber的面容已经释然了, 但却暗含坚定。

“但这个未来,在这个循环的时空片段结束后,究竟会走向何处,我们都无法知晓啊”小崔有些不舍。

Saber突然轻柔的抱住了小崔,温柔的吻了小崔的嘴唇。小崔一时不知所措,这是小崔的初吻呢。Saber的味道慢慢的浸入了小崔的脑海,那熟悉的,美丽的,无数劫沉淀下来的回忆,往世的,今生的感情,一切融汇在一起,让小崔沉浸在这静美温馨中,仿佛时间停止了流动。

 

小崔最终下定了决心, 尊重Saber的意志,不再刻意挽留。

 

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微风吹拂着Saber的金发,最后的夕阳在Saber身后闪烁着柔和的光辉, “最后 还有一句话必须告诉你 。崔,我爱你。”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Xuun7pxAU3I/?resourceId=0_06_02_99 (背景插曲网址。。。试了下贴Flash没成功 = = )

 

 

 

 

小崔静静地看着Saber消失在夕阳的光辉中,心里默想起Fate Stay Night里的那段独白:

 

“明明感觉距离很近,但伸手却又抓不到。

 

即使这样, 即使望尘莫及,亦有留在心中的东西。

 

曾身处同一时间层,曾仰望过同一样东西。

 

只要记着这些,就算相互远离,也依然可以相信我们还是同在。

 

现在要不停奔跑,只要目标远大,总有一天,会赶上那目标……”

 

 

 

 ------

 

<全剧终>

 

 

---

 

 

 

 

“番外篇” -- The Dream of Avalon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断章》,卞之琳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齐物论》,庄周

 

-----------------------

 

 

Saber消失已经整整一年了,小崔也渐渐在心里淡化了那段浓重的,揪心的历史。

 

只是,就算忘得了那人的故事,也忘不了她的音容,就算忘得了那人的音容,也忘不了她的灵魂。

 

灵魂,那最深刻的感动,心的狂喜,即使是千年的时光,也洗褪不了它隽永的印迹。

 

午后的阳光,明媚,温和。 这里的校园,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与美丽。

 

小崔独自漫步在校园林荫道间, 有一丝孤独,却又有无所逃避的圆满。

 

周围的情侣并步穿行着,或打闹,或温馨,或哭诉,或欢声笑语。

 

小崔突然想起《Beginner’s Mind》里一句话:

 

“If someone is watching you, you can escape from him; if no one is watching, you cannot escape from yourself.”(如果有人在看你,你可以从他眼前逃走;如果没人看你,你不能逃离你自己。)

 

这些幸福的情侣,相互注视着对方,用眼,更用心灵。他们或悲伤,或快乐,虽有生活的酸甜苦辣,虽有互相的逃避和隔阂,但终究是两个灵魂的整体,互相依偎,相伴相生。 这就是生命,这就是人类。

 

而自己呢?Saber已魂归无何有之乡,只在小崔心里留下记忆的片段与心灵共鸣的遗韵。 现在,小崔正如那句话所说,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灵魂,无所逃避,无所隐藏。 想到这里小崔心里似乎空落了什么东西。

 

突然,身旁校园张贴栏里的一张报告海报吸引了小崔的目光,那标题里一个醒目的单词,“Avalon”(阿瓦隆,见“芯片姑娘续集(3)”),虽然不知何意,却似曾相识。这个记忆,似乎不是来自GRE的红宝,更不是来自托福,而是更加深刻的东西,它背后似乎是一张网住自己无数微尘的命运之网。

 

小崔停下来仔细的阅读了这个学术报告的简介。

 

“关于计算机虚拟层次理论与理论物理融合的理论与实验最新进展的报告 -- 阿瓦隆计划(Avalon Project)”,报告学者是一个小崔从未听闻的外校教授。

 

“似乎和Saber的事情有些关系,但可惜一年前老板给我讲那理论的时候我一直在挂念Saber没仔细听。。。”小崔有些懊悔,不过这是一个好机会了解这个研究,所以小崔还是快步的走向了学术报告厅。

 

快到报告开始的时间了,小崔已经等了10分钟有些不耐烦,新浪微博也因为中国在夜间而刷不出什么新鲜事。

 

报告人终于走进来了。

 

小崔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竟然是老板!不,未来的自己?!怎么可能?

 

等等,小崔冷静下来,记得当时Saber事件后,学校就宣称老板调离到机密实验室工作了,其实这是老板处理的后事。因为Saber死后,未来发生改变,回到现在的未来的自己也会随被改变的那个未来一起消失。

 

小崔还记得,当时Saber消失后,他突然意识到老板也会消失,于是冲忙跑向实验室,但为时已晚,未来的自己已归入无尽的微尘,只剩下留在办公室里的一张纸条,小崔清楚记得纸上是埃舍尔的一副名画:左手/右手

 

 

 

这幅画到底是何意呢?

 

但更加令人吃惊的是,老板现在就站在讲台上!没错,现在!

 

小崔还在极度惊讶之中,不觉有人走到了自己身边。

 

“果然,和‘芯片哥哥’一模一样呢!!!”身边传来一句温柔的女声,熟悉的声线,记忆里的语调。

 

小崔下意识的转过头。

 

心脏漏跳半拍。

 

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时光在这一刻驻足。

 

一年来,那不断浮现在脑海里的金发,明亮的眸子,以及那动人的微笑。

 

而今,她回来了,陌生地,却宿命般地,站在自己面前,仿佛自己才像一个离家多年的旅人,终于回到了熟悉的故乡。

 

小崔睁大着眼睛,长久的沉默。他有太多的疑问,太浓重的感情,太长久的等待,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分离,必然有重逢相伴;永别,重逢却在时光的尽头。

 

等待,竟然是为了这个梦幻般的现在么?。。。

 

“这位同学你好,我猜你叫崔吧?如果我没想错,你该知道我的名字了吧~”女孩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叫阿尔托利亚,小名Saber,请多指教!” 女孩友好的伸过手来。

 

 ---------------------

 

 

FIN

 

 

2013-09-15 22:59:12
   构思巧妙地文章!要是把之前的故事补充完整就好了。
中间那段挺能忽悠人,居然没看懂!
另外,把它画成漫画将会很有看头。
2013-09-16 17:11:22
  

居然对saber动歪念,慰宫色狼表示要修理楼主和他的朋友(笑)

其实楼主对ACG和科学(以及真正的硬科幻)的了解都还有待提高==

命运石之门虽然就平行时空设定类作品而言算良作,但跳出狭隘的动漫领域,类似的设定在galgame早就有悠久的历史,结构更加精妙的有的是==比起楼主的感叹“真不能小看动漫的深度和意境啊”,我该说“不该小看18禁游戏的剧本深度和意境”才是。不说近年,早年田中罗密欧担任剧本的名作【在世界尽头咏唱恋曲的少女YU-NO】中就有着类似的多重时空设定,galgame本身的多条剧情线自身就是平行时空概念的一种具现化,两者结合能收到比单纯的动漫或小说好上数倍的效果。

(fate/stay night本来就是galgame,fate/zero原著是原galgame脚本作者虚渊玄所写小说)

我倒是推荐楼主和jake大人去玩一部优秀的悬疑科幻galgame,不单单是涉及时空结构设定问题,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自指,非常漂亮的自指:

KID社的“infinity”系列中最有名的“ever17”

通完所有剧情线得知真相的瞬间会感到无比的震撼和愉悦效果==

2013-09-16 17:21:35
   好吧……我更正一下,【在世界尽头咏唱恋曲的少女YU-NO】并非田中罗密欧原作。
2013-09-16 20:29:04
   伪宅表示给LS的真宅跪下了。想问一下那部有自指的游戏TV化了没?我没有玩游戏的习惯,Fate系列我都是只看TV版的。。。
2013-09-16 20:45:58
   申明一下,Saber等完全仅仅是借用名字(在人人网上恶搞的时候取的),和Fate系列剧情没有任何关系(也许一个是英灵召唤,一个是人工智能生命,都比较“虚”,这点有共性吧XD)
2013-09-17 01:50:03
  

ever17没有TV化,但是有漫画化。

尽管如此,我推荐的只是游戏。因为我说过它有个精妙的自指结构。

这个结构的特点之一就是必须以游戏,即“玩家在操作中把自身代入”的程序为载体才能体现出那种魅力……

不多提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剧透ever17是决不允许的行为,就提示一句吧:

“one must never forget that in the drama of existence we are ourselves both actors and spectators“

(尼尔斯·玻尔)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