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兹的哀的头脑风暴
注册日期:
2012-12-29 01:37:33
上次登录:
2017-05-09 08:49:14
邮件地址:
kaiwentn@gmail.com
兴趣领域:
物理,心理学
  
华尔兹的哀的精华标签
物理(14)
‘自我’与‘无我’
2015-08-09 23:28:54  spirituality 禅 心理学 

按道理,这里不应该发这种和科学离题比较远的帖子。但鉴于GEB中论述过禅中的层次的概念,这帖子里既然多次出现了跳出‘层次’跳出‘系统’的概念,那我觉得还是可以发发吧。这种帖子在其他地方也不好发。

 

这贴是我最近的一些个人体悟,来自微信状态,都是片段式的,按照微信状态发布的时间顺序罗列,相当于最近几天个人认识的变化轨迹吧~

 

~ 最近经过阵痛才深刻地领悟到,实证,具体,可操作性,事实,这些不仅是科学的根基与生活的根基,更是避免自我膨胀的最有效操作性最强的方法。而自我膨胀,执着自我,是一切痛苦和困扰的根源。脱离或者想超越实证和踏实来修行spirituality,追求思想与创造力,不仅是空中楼阁,而且本质上就让修行欠缺了一大块重要部分。 


~ 最近的阵痛让我切实悟通了一个自己自以为很早就明白的道理:那种有时不知何故的焦躁,不安,那种本底意义上的无所事事的无聊,与当外部境遇变动积累的负面因素总爆发平衡打破时感到痛苦纠结困惑迷茫是一体两面,都来自自我与宇宙的割裂。而自我的孤立乃至膨胀不是一两件事导致的,生活中所有元素均有贡献:不自觉的自傲自满,有点能耐就不自觉地沾沾自喜,对噪音烦躁讨厌,看似充实的自我“提升”。。。而当自我重新融入整个存在彻底消融割裂的自我后,这些元素都会深刻地逆转:噪音不再心烦,自我提升不再是对自我的强化而是游戏,能力能耐成为了真理实现它自身的方式而不是自我自傲的手段。。。这时无论做什么,都是自我消融的体现,都有最深的内在动机,无须刻意去修行刻意去追求什么。 

~ 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静谧,那么的和谐。路边的野花绿叶是那么的自在,楼管大妈是那么的认真负责,来来往往的行人是那么的可爱,实验室办公桌上堆放的草纸是那么的雅致,昨天抓狂的公式推导也变得如此温顺。原来,自我的迷雾真的妨碍了我们融入这个原本如此美丽的世界。。。原来,世界真的本来就没有痛苦纠结,没有困惑迷茫,它只是自在地,如是地存在着,它的自在本身就是美的根源。对这自在的世界不安与纠结的,是人。 

~  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害怕什么,拥有什么,追求什么,鞭策什么,原来,这些真的不是最重要的。夕阳的绝美,树木的葱绿挺拔,科学的精妙震撼,身心的愉快幸福,这些,原来这些美好感受,深刻的体验,真的不需要去寻求。当自我消融入整个存在后,所有的东西,一切的一切,内在的,外在的,美丽的,平凡的,震撼的,无趣的,都是那么自在,自由,和美,比之前望向无尽星空时的那种震撼还要深刻无数倍,而且不需要观察和追求任何特定的客体就能得到,它真的是本自具足的。 

~ 冥想(包括狭义的观呼吸观念头,和广义的‘做事冥想’,‘生活禅’,‘工作禅’,‘技艺禅’,‘技近乎道’)只是初期的手段,到后来需要放下冥想,放下放下冥想,乃至把这个放下也放下,乃至无穷,感觉很难用有限的语言和操作描述这种体会,唯一合适的描述也许就是‘跳出系统’‘跳出层次’的概念了,但一旦陷入‘跳出系统’时,自己又落入更大的‘系统’里了,所以依旧不是准确地描述。我之前一个错误就是把冥想,放下冥想,放下放下到无穷,乃至跳出层次,当作一件事,一个方法了,虽然在道理上明白要超越方法放下执着跳出层次,也自以为已经放下了,跳出层次了,但却一直不自觉的陷入了更隐秘的自我牢笼中,把放下和跳出当作自我的一部分,直到最些一些事情阵痛发生把这个牢笼震出水面,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没有划破自我的迷雾。 

~ 以前,我喜欢思考联系,想像目标,总结道理,发表见解,  剖析万象,网络的,生活的,心灵的,圈内的各种现象和事件,仿佛有看法,有想法,有指向未来的或者更深的目标时才能体现自我存在的价值,我才像在活着。现在终于明白了,对于世界,对于内心,静静地看着它们就好,就像河流的水,让它只是自在地流,不仅干预没有必要,评论乃至思考也多是一种做作多余。河水遇到石头阻碍,自然会激起浪花,万事之流遇到不畅,自然会激起思维和想法,这时的思考才是自然的思考,这样的自我才是自在的自我。自我不需要一个指向一个目标来构筑来维持,它可以很自然地被世界的流所激起,完成作用后又悄然隐入世界的流中。 
    

 

 

~ 高峰体验,追求真理,Eureka时刻,落日的天空,天地大美,灵魂音乐,身心的极乐,这些美好的东西,虽然是自我超越自身,窥见无限的方式方法,但只要还是方法,就必然是暂时的,必然在高峰过后又回到自我的封闭牢笼中。那种紧致感,与无限时空的对抗带来的本底意义上的压迫感,孤立感,焦虑感,在高峰过后又会复原。只有当有限自我与无限存在的割裂彻底消融后,本底的孤立感无聊感才会彻底消散。这时自我只保留纯粹的功能作为好用的工具在世间运作。这时,高峰体验也就不存在了,因为这时已经站在无限之中,并不需要通过什么特定的方法特定的窗口去“窥见”无限。这时,所有事情,一切东西,都是高峰体验。源自对立和比较的“高”,已经失去意义。

 

~ 最大的疯狂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疯狂,最膨胀的自我是以为自己已经无我。

 

 

~ ‘开悟’和‘无我’这样的词汇无法表达那种根本性的意识状态的转变。那种转变发生后,时间,物我,一切的比较和区别,都已消失 (虽然在日后的生活中还需要用到这些概念,但也只是好用的工具而已,不会造成那种根本性的割裂,孤独,和焦虑。当然,这里说的时间物我比较的消失,是针对个体主观的那个‘窗口’而言的,甚至这个窗口也不存在了,对于外在而言,时间和区别当然还在,生活中要需要用到这些东西。同样,这里提到的‘外在’也是不准确的,因为内外区别已经消融,但没有其他更好的词汇了)。所以,不存在‘我已经开悟’ ‘我无我了’这种说法。‘已经’意味着还存在时间,但那种根本性的转变发生后,时间成了没有意义的概念。‘开悟’意味着还存在‘开悟’和‘没悟’的状态区分和转化,而在那种根本性的存在状态下,状态的区分也没有了意义。‘我无我了’意味着还存在物我区别,同样,在那种根本性的转变发生后,‘我’是没有意义的概念,当然‘无我’也就就没有了意义。当然,即使‘根本性的状态转变’这个词也无法正确描述‘它’,因为‘转变’依旧意味着时间,而‘状态’依旧意味着区分,不过,在‘开悟’‘无我’这两个词几千年来被赋予了太多意义的累赘的情况下,用‘转变’这个中性词也许更好,不会给人带来一种‘开悟’‘无我’成‘不凡之人’的自我膨胀的幻觉。

 

那种‘根本性的转变’‘发生’后,一切语言和描述都失去了意义,所以说‘我开悟了’,‘我还没开悟’,说即开悟又没开悟,说不存在开悟/没开悟的区别。。。乃至无穷。。。都是没有意义的说法。。。乃至说‘这些是没有意义的说法’也是‘没有意义的说法’。。。没有语言能够描述‘它’,甚至‘没有语言能描述它’这种‘描述’也无法‘描述’‘它’。。。也许只能闭口不言,不去‘描述’,但‘不去描述’这个行为也无法正确地反映‘它’。。。乃至无穷。。。但‘无穷’也无法刻画‘它’。。。

 

 

~ 用一个比喻来描绘下那种转变(当然,就像上段说的,一切的语言和描述都已失效,所以本质上是无法比喻的,执着这种比喻又会带来新的自我。但依旧还是可以粗糙的比喻下)。

 

这样的转变发生前:想像一个平原上的小木屋,你待在小屋里,外面风和日丽时,你可以自在的坐在屋里,透过窗户欣赏外面的风景,而当外面暴风雪狂风肆掠时,小屋发出嘎叽嘎叽的声响,你会很担忧。这种担忧和焦虑,是本底和根本意义上的,因为你无处可逃只有小屋一个立脚之地,如果小屋被毁,你就只能在暴风雪中丧命。你被紧限在狭窄的小木屋里,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各种手段去加固你的小木屋,比如拿钉子和木板去加固屋顶和窗户。

 

 

这个比喻中,小木屋就是你的‘自我’,风和日丽则是外在境遇是顺境,生活中各个元素平衡的不错,显得和谐,而暴风雪则比喻境遇的突变,平衡的突然打破,痛苦迷茫的突来来临。用木板加固小木屋则比喻应对逆境,你用各种手段(比如发泄,听歌,培养兴趣爱好,转移注意力,跑步放松,专注工作,冥想打坐)重新找到了平衡。

 

这些平衡手段是非常必要地,也是有效地,生活很快会复原,甚至更好。然而,在本底意义上,你还是被局限在小木屋中。那种根本意义上的焦虑和割裂依旧没有消除。下次暴风雪来临,你依旧会再次体会到那种根本焦虑,然后当平衡重新达成后焦虑才会消失。

 

而这样的转变发生后:某一天,你不知何故,突然发现,小木屋地上竟然有个暗门,你走进暗门,发现小木屋地下竟然是一个无比广阔的地下城!

 

这时,你的小木屋其实并没有消失,而是你现在可以同时站在两个立足点上!并且,因为地下城的存在,你原来的那种根本意义上的封闭和焦虑彻底消失了。现在,外面风和日丽时,你可以爬到小木屋中欣赏风景;外面暴风雪时,你依旧可以拿着木板去加固小屋,只是,这时你心里的最深处是放松的(在这个比喻中,这里的放松可以理解成紧张的对立面,因为毕竟还是比喻,这样好理解些;但在比喻之外,这个比喻指向的那个东西里,这里的放松不是紧张的对立面,而是来自背景与本底的性质,是不属于二分世界的)!因为在本底意义上,你真的不担心小木屋被毁了。就算真被毁,你完全可以退回地下城,以后有机会再建一个小木屋。

 

这就是这样的转变的大概样子。

 

 

 

最近几天内心深处最深刻的改变就是原来的那种必须要通过兴趣才能放松才能恢复精力才能快乐的内在需求彻底消融了。之前虽然也实证到了通过兴趣自然带动意义价值这一层(比如通过看美剧自然提高英语,对科学强烈的兴趣自然带动工作),但还是在兴趣上执着了,仿佛没有兴趣活着就没有了意义。现在看来,这种对兴趣的执着,或者说必需,还是在滋生供养着自我,虽然很隐蔽,让我之前误以为站在兴趣层就无我了。当自我融入背景后,兴趣不再是必需,因为这时做任何事情都自发地带来极大的满足感幸福感,而兴趣只是在这个已经很大的满足感上添砖加瓦一小段而已。这时,“做该做的事”这句话才真正体现出它的涵义。因为已经不需要兴趣来驱动,那么做事和行为就又可以回到最早的那种意义目标价值驱动了。当然,这时的意义驱动已经和原来自我还在时的意义驱动完全不同了,完全不会加固自我,这种感觉有点像游戏玩通关后又回到起点,但游戏参数已经改变,二周目已经是新的旅途了。

 

 

兴趣是介于自我和无限之间的过渡,是自我窥见无限从而暂时超越自身的窗口。自我彻底消融前,因为这是唯一接触无限的途径,所以很容易执着这些窗口。当自我彻底融入本底背景后,其实这些窗口也就没有执着的必要了,不过当然可以保留下来欣赏用。


~ 鞭策或者要求自己一定要在前十学校拿到教职,和放松要求,只要前百就好,虽然带来的焦虑感不同,前者因为概率极小而极度焦虑,后者机会更多因而相对放松,但本质是一样的,都是拿目标和要求来紧束自我。这样的自我束的越紧,与宇宙和无限的割裂就越深, 对抗就越强,本底的孤独感,焦虑感,  异化感就越强烈,生活各元素的平衡就越难建立,快乐也就越少。但如果不要求自己,适当束缚,自己不会堕落天天去娱乐乃至最后在社会上无立足之地么?从兴趣的角度看,站在兴趣层中自然带动意义层(工作,做事),这个问题就能解决。而站在无限之中来看,这样的担忧与焦虑其实也是一种束缚,从而也是自我的体现。当一切对比区分皆已消融,自我融入存在的背景后,所有事情都是高峰体验,当然也就没有高峰体验,工作做事娱乐放松别无二致,没有根本的不同。这时做的每件事,都是自我消融的体现,都是自发自在自然的行动,自发带有最深的内在动机,不用人为用外在的和内在的目标和要求来鞭策,不需要用焦虑和恐吓来启动。

 

小时候,曾立志要成为伟大的科学家,造福社会,为人类做出贡献。后来,渐渐觉得这种把目光放在“社会”“人类”层面不够“高”,科学应该是和宇宙的对话,追求科学是追求天地大美,是兴趣和好奇心的活动,是个体精神之路,虽然科学成果能促进社会发展,但这不是追求科学的目的。现在看过来,不论是小时候的成为伟大科学家造福社会,还是长大后的“个体精神”之路,其实都在固化自我。小时候虽然说立志造福社会,但重点其实是前一句,成为伟大的科学家,这种对“伟大”名号的追求,其实就是自我滋生的土壤。后来的“个体精神之路”,虽然对“伟大”“名号”这种层次是很大的超越,但依旧局限在“自我”之中,是在追求让“自己”感兴趣,“自己”觉得美,“自己”觉得震撼融入了宇宙大我。现在当自我融入背景后,小时候理想的“伟大”,后来的个体追求“美”“兴趣”的执着,都基本消融了。反倒是曾经看不上的“造福社会”,现在倒觉得是很自然的意义和价值,是值得去做的,是自我消融后的自然体现和自然的行为,因为让他人开心和幸福,减少他人的痛苦,确实是自我的牢笼消融的自然结果。当然,兴趣,美,震撼依旧可以玩味,可以欣赏,但确实不是必须不需要执着了, 因为这些也是自我消融后的自然行为

2015-08-10 01:24:05
   你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了?
2015-08-10 02:05:37
   @jake 

确实发生了些事情,让自己清醒了许多。。。
2015-08-19 07:24:28
   《薄伽梵歌》童鞋版之X章,呵呵。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马上登录